用户登陆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看社区商业之变:零售在远去,服务在走近

来源: 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 周勇 2018-12-07 09:15

联商专栏:孩子们为了小孩读书,分户出去到市中心居住以后,留下两个“半老人”,感觉生活常态发生了很大变化,买菜量少了,买菜次数也少了。

最近已经很久没去菜场买菜了,但仍然惦记着那个过去常去的菜场。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尽管一样菜都没有买回来,却看到了社区商业的一些变化。

(一)大卖场变学堂

乘小区免费班车来到位于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的工商银行对面下车,发现原来常去的“世纪联华”已经关闭,主体建筑改成了“学堂”。国拓乐学、尚孔教育、新东方、尚乐优学堂、元梦教育、贝乐机器人、金宝贝儿童多元成长中心、全科辅导、托福雅思等等培训项目的广告占据了整个外立面。正门上方居然还有喜士多的店招。

右侧配置了一些餐饮店铺,有明记石磨粉肠、如意馄饨、科易拉面、每日食星、张师傅小笼包等,左侧门面还赫然看到一个“妖女”的标志。

看到这一切,让人既感到新鲜,又生出一份淡淡的凄凉。曾经作为零售主导业态的hypermarket大卖场,似乎正在远去,一个时代正在结束,新时代正在开启。

那是上海市闵行区莘松路195号。左右两边分别是上海银行与浦发银行,在这两家银行周边300米范围内有工商银行、宁波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中国银行,合计有7家银行。大家相安无事,各自为自己的客户服务,每个月某几天,上海银行、工商银行都会有等开门的老年客人,都是排队来领退休工资。银行会不会关门?大家都觉得不会关门。但银行的本业确实有点清谈,多出来的地方,已经引进了便利店,福建见福便利店就早已开进了银行。

从理论上来说,零售已经需要重新定义。它不仅仅是售卖商品给最终用户的产业,还包括一切为最终用户提供服务的机构,甚至包括教育训练与银行理财。

我一直以为当今的小夫妻带着孩子满世界找幼儿教育机构很辛苦。那一天,带着孩子学画画回来的儿子告诉我:那其实是给自己减压的一种方式,送到外面去接受培训,减轻了自己讲故事做游戏的压力。为什么父母一定要给孩子讲故事?为什么父母要与孩子有那么多的陪伴?

时代变了,小孩的命也就越来越好!在我们那个年代,故事是从书中看到了,父母也根本没有时间来陪伴我们!但父母的言行时时处处给我们影响,促我们成长!我们对父母始终孝顺!因为我们知道父母最大,父母最爱我们!

图1 有些人觉得卖场变学堂有点乱

(二)邮局海淘店关门了

顺路走过彩票点,用微信支付买了一个号10倍的20元福利彩票,梦想没有贪官的福利彩票能够给我中奖,甚至已经想好中了几千万以后设立一笔农村小孩免费读书的基金,在有生之年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去改变几个贫困孩子的人生。

拿着两张稿费单子走进邮局,见有很多老年人排队等候订阅《新民晚报》,有老年人说,从前莘庄只有5万人,如今我们几十年都住在市区的人都动迁到了这里,过去的《新民晚报》3分钱一张,如今全年订阅325元。老人还说:报纸全是广告,但不看《新民晚报》,又能看什么?有用户需要开发票,现场只有定额发票,如要机打发票要等待一周。这算不算违法,有待确认,但至少给用户造成很大的不便利。邮政服务确实有很多方面有待改进,但他应该是全国配送网络最齐全的系统,连偏僻的山村都有邮政所。

走出邮局发现:冷冷清清开了很久的邮政“海淘店”也终于关门了。不过,邮局里面倒是有香烟与邮票等纪念品在同一个柜台出售。邮局开“海淘店”,看起来跨界跨得很美好,但毕竟没有做起来,或者是正在调整,待以后再发力。我不得而知。由此猜想:零售这个产业,是不是真的像宇宙那样,延续了137亿年才刚刚进入青春期?还在继续膨胀,而且无边无际!零售真的是没有边界吗?零售的未来真的是无界零售吗?

我知道邮局对面有好几家“千里香”馄饨店,今天出门,一是为了邮局取钱,二是为了去这家店解决中饭。孩子们不在家,我这个平时最喜欢逛菜场、买菜做饭的人,却不想做饭了。两个老人吃饭,极其简单,一个人就更不愿意做饭。这对零售来说,是灾难还是机遇?不过,中国人多,你这样,我偏不这样,人群差异性特别大,人口基数特别大,各类人群都有不同需求,任何生意都能找到适当的客群。10元钱小馄饨居然有32只,一大碗,还没烧好,我就用微信支付了。待吃完走出店门有5、6米,店主招呼我,问我有没有付钱,我客气地回话说付过了,店主也就没再问。也许是他忘记了,也许是看到我头发花白会忘记付款。总之,这是一件小事。小事平和地处理就不会变大事,如果相互缺乏信任,那就有可能变成天大的事儿。可见,在这个社会,诚信是多么弥足珍贵!

图2 邮政海淘屋关门至少有半年多了

(三)美容院边上开出了“动物医院”

再往前走,转弯忽然看见一家“芭比堂动物医院”的侧牌。我突然想到上海有家便利店公司的老总曾向我诉说:上海有个区规定:一店只能有一招(一个招牌),但遇到有屋檐的房子,因为规定一店只能装一招,那就麻烦了,如果装在外面,走在下面的人就看不见店招,如果装在里面,外面的人就看不见店招。所以,这样的店铺最好有一个“侧招”。

我看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有很多“侧招”,有些地方为什么要规定不能装“侧招”?依据是什么?今天突然看到“动物医院”装有侧招,特别高兴。感觉闵行区比较宽厚,值得点赞!但仔细想想,为什么叫“动物医院”,而不叫“宠物医院”?再一看,有穿着白大褂的人从大门出来,向离店的客人鞠躬道谢!走近一看,原来“动物医院”边上开着一家门面已经淡化的“美容会所”!动物医院开在美容会所边上,似乎也有点道理,自己美容,也带“动物孩子”来瞧瞧!一举两得!这家动物医院还是一个“分店”,可见这样的“医院”已经不止一家,店铺开在比较僻静之处,说明生意还算不错。

图3 上海闵行区:开在美容会所边上的“动物医院”装有“侧招”

(四)菜场引进了皮草生意

在菜场边上一般都会有很多熟食店、早餐店,莘潭路、莘东路口的大树底下,那家开了n多年的“大个烧烤”大门紧闭,似乎早已关店,是不是违章搭建,还难以判断,楼上也有建筑。菜场边上除了点心店、熟食店,还有超市。原来有一家联华超市加盟店,大概铺面不是商业用房的缘故而停业了,如今只有一家“迪亚天天”。这是一家折扣店,我在市中心居住的时候,延平路、新闸路口有一家,可以用斯玛特卡,而且回收底卡。被上海连锁经营协会纳入折扣店业态统计的只有迪亚天天与伍缘折扣两家。截止2018年9月,门店数分别是298家和303家,其中迪亚天天有111家加盟店,伍缘折扣全部是直营店。迪亚天天已经归于苏宁

伍缘折扣是农工商超市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2002年以店中店形式开在农工商大卖场内,2004年开始独立开发连锁店,其设计规划思路源于日本的百旦馆,但后来在升级迭代中从非食品转变为食品生鲜为主导,从自有品牌改变为非自有品牌为主。

迪亚天天不远就是一个大菜场,这个菜场原来有两层,底层卖荤菜,楼上卖蔬菜。后来经过改造,楼上引进了一家超市。楼上的超市似乎经营得不怎么样,去年又再次改造,居然打出了“海宁皮草,假一罚十”的招牌。

菜场缩小卖皮草,是跨界还是菜场的没落?还不好说。但菜场外面的小菜店生意确实不错,还有水果店的生意也很好。这里有一家“农之态果品店”,门面狭长,门前还有一块较大的空地,现在正是卖甘蔗的季节,甘蔗去皮去年就用上了机器。就是在这样一个较大规模的水果店边上,依然生存着一家没有品牌、没有自家门头(门头上只写着“注册公司 代理记账”的字样与电话)的小水果店,夫妻搭档,果品品质好,价格较高。老板对我说:他们卖十斤,我只要卖一斤。去这家店的顾客都是回头客。

菜场边上今年开出了一家店招很显眼的叫做“鲜而廉”的菜店,销售蔬菜(偶尔也有本地的西瓜、甜瓜供应,在菜场内,卖蔬菜的摊位卖瓜是悄悄的,大概是菜场规定卖蔬菜不能卖瓜)、鱼虾蟹肉等,生意很好。今天发现,这家店的门头已经被拿下,而且莘潭路两侧所有门面全部已经被拆除,边上堆着很多铁架子,应该是统一按装门头的“基层”,不知道门面与色彩会不会也被“统一”。真希望还是保留五光十色的门面。

图4 菜场、超市、皮草、水果店以及被拆除的门头

社区商业之变,正在发生!社区、生鲜、服务,是行业关注的三个关键词。细细想来,不仅大卖场不好做,便利店更不好做,做生鲜型便利店尤其不好做。

我认为,零售正在远去,服务正在走近!如果说阿里是零售的“融合派”,名创优品是零售的“商品派”,那么,对所有零售商来说都应该是“服务派”,三个派系融合到一点,就是要深入生活,贴近生活,服务生活,而不是服务资本。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上海商学院教授周勇,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